徽州文化灵异故事:出租屋内怪事连连-灵异说书

灵异故事:出租屋内怪事连连-灵异说书

小强大学刚毕业,好不容易在一家工厂找了份工作陈乐平。为了上班方便,他打算在工厂附近租间屋子栄仓彩。由于工资低,小强又不好意思开口再问父母要钱,最后相中了一间民房。
这间民房不到二十平米,非常简陋,只有一扇窗,一道门,一张床,墙壁刚简单刷过白灰,房间里还弥漫着石灰刺鼻的味道。洗漱和卫生间是公用的,周围住的都是民工。条件是差了些,但是囊中苦涩水没坪村,小强也只好将就了。
每天傍晚回来后,邻居们叮叮当当炒菜的声音、各种吼得震天响的流行音乐声以及各不相同的电视频道声交织在一起,让小强觉得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一切看上去还不错,但是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让小强有些费解。
时值夏天,小强买了一提啤酒放在出租房里。啤酒买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小强喝了一瓶。当天夜里,小强在睡梦里隐隐约约听到“呯”的一声,过了几分钟又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瓶子倒在地上的声音,将小强惊醒过来。他打开灯瞟了一眼,见是一瓶没喝的啤酒倒在地上洒了一地。小强懒洋洋地爬起来森本龙太郎,扯了许多抽纸放在酒洒的地方,然后就又爬上床睡了。
本来偶尔一瓶酒倒在地上洒了不足为奇,可接下来几天油然而生造句,无论小强把啤酒放得多稳当,在他睡觉或者上班的时候龙海生,啤酒都会或多或少地打开盖子洒在地上。小强寻思是天气炎热或突如其来的强震动造成的,也没太在意,后来就改成每天只买一瓶,现喝现买。这个问题倒是解决了,但是紧接着又出了一件怪事。
一连好几次,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强都能清楚地听到有人在喊:“酒……酒……我要喝酒!”头一次听到这声音时像是从床底下传来的,但是当小强打开灯钻到床脚下时,里面什么都没有因祸得夫。等他关灯了后那声音又开始了,这个声音好像又是从窗外传来的,小强以为是有人喝醉了发酒疯徽州文化自相矛盾造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他也没管。
一天,小强买回来几张风景画,打算贴在墙上装饰一下屋子。他在把一张画贴在床尾的墙上时,不小心把新刷的白灰给沾下来了,里面露出来半个血红的字。小强好奇,庞祖云用刀子刮了一下看是什么字。顺着一连串痕迹,最后刮出来四个刻在墙上的字:此屋有鬼!这几个字写得很丑,上面还有红漆一类的东西,特别引人注目。小强以为是前面的租客恶搞乱刻的,仍然没有放在心上。
日子长了,小强和邻居们也混熟了,周末有时候大家还在一起你买菜我买酒的撮一顿。闲聊时,小强问他们附近是不是还住着个烂酒的人,常常半夜发酒疯要酒喝?邻居们都摇头说不知道,说有可能是其他院子的。唯独一个在这里住了有些年头的民工张大哥沉默不语,等其他人不说话了他才对小强说:“小强,本来我是不想说的,怕房东找麻烦。我觉得你人不错,就实话告诉给你说了吧!你住的那间屋子以前有个单身汉,喜欢喝酒,有一次喝酒喝多了就死在那间屋子里了。所以建议你最好还是换个房子住。”此言一出,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怪不得!”小强恍然大悟,“我买的啤酒有时候莫名其妙就洒了,晚上还经常梦到有人追我要酒喝。”小强的话让胆小的邻居嚷嚷着第二天就要去退租,张大哥怕都去找房东的事惹麻烦,就说:“没事儿!活人还怕死人呐?再说了,咱们和他无冤无仇的,也不会把咱咋的。我在这里住这么长时间了不也好好的么?”众人这才安静了一些。
随后几天奇幻潮国语,小强搬走了,院子里有几家胆小的也搬走了。不过没过多久,院子里又住满了新的租客。依然住在这里的张大哥斗鱼米希尔,在心中默默祈祷新来的租客,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