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玫瑰歌词房间里的风景-細葉美術館

房间里的风景-細葉美術館
ISSUE 2

上海历史建筑区的街道满是梧桐树,茂密的树冠相互交错。踩着树荫没有目的的走,如果不是两旁一幢幢电影画面里的老式洋房蔡远航前妻,更像是回到了以前上学时每天骑车都会经过的大街,一样的梧桐树猎女心法,织出头顶的一片阴凉。


△普希金纪念碑

穿过石板路,遇到俄国诗人普希金纪念碑,一路走来街上人很少,意外发现一处敞开大门的小庭院,上面写着“永嘉路498号”。好奇心让我把脑袋探进门内,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株站立在窗前的黄蘑菇,无法抗拒的走了进去,原来这是一间隐藏在老洋房里的私人画廊,名字也很喜欢,杜若云章。

△画廊前的小庭院

正在进行的展览名为<回忆结晶学>,掏出不足30%电量的手机陈亮声,买了票进入挂满画的屋子。原来这座洋房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整个展厅类似家庭体验式的空间布置,格外温馨。导览小姐姐给了我一本简介小册子,领着我看了起来史蒂文·元。
随着时间和记忆的流逝丹尼斯凯恩,一些回忆沉淀结晶,展览收录了几十份极具时代感的珍贵作品,涵盖大师版画、电影映像、漫画原稿等等…围绕回忆沉淀的主题展开思考。这些画作均为私人收藏的真迹,能够集结这么多私人藏品来做展览也件很酷的事啊!某个灵感乍现的瞬间、某个转瞬即逝却真挚的情感,等待被唤起。


△多位艺术家为纪念友人哈曼特而作的墓志铭版画
有一种不想要很快知道答案的心情刘梦夏,没有立刻翻开手中的简介小册子。大客厅的侧壁上整齐挂着五幅抽象作品,就像是一个个待解的谜题。抽象画通常看似形式简单,即便用客观的眼睛没办法读懂其中的含义,但在传达情绪、意志感知方面却又是最直接的体验。
仔细看发现这些画并非手绘,全部都是版画作品。虽然版画艺术是随着印刷术而诞生和发展,但却与工业化印刷有着本质区别。狗蛋的博客版画制作对创作本身的要求更严格,艺术家一人要完成画、刻、印的制作承欢格格,制版过程也需要多次尝试和修改才能呈现内心想要的画面。所以,这些已经不能算是简单意义上的抽象画了。
此次展出的系列版画同为纪念友人哈特曼而作的墓志铭合集,哈特曼是20世纪最重要的德奥交响曲作曲家之一,多位艺术家选择用自己最具代表性的创作符号,来表达对这位友人的敬意和思念。


△勒·柯布西耶版画
印象深刻的是这幅勒?柯布西耶的版画作品。萨伏伊别墅、朗香教堂…说起现代主义建筑不得不提起他,在书本中我也像是游历了很多次。“张开的手掌”是他建筑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代表着“和平与和解,可以自由的给予及接受”的概念。他将这位友人放在了手掌之上,用画当作传递敬意的媒介,有种超越时空的魔力啊。



△漫画原稿合集
大客厅的主墙面上是我满满的童年回忆。井上雄彦、尾田荣一郎、车田正美、宫崎骏…这些熟悉的漫画原稿将我的回忆开启,他们创造了无法复制的动漫黄金年代,不仅仅是受到他们的启发开始想要试着画画,内心对他们作品的期待也成为我期待未来的一部分。

△井上雄彦《灌篮高手》樱木花道—纸本马克笔/2003
湘北止步全国大赛时剃掉头发的樱木花道渐冻人王甲,像是回到了小学时,每天都要跑去楼下鸟妹家,一起准时收看的那个炎热暑假。

△尾田荣一郎《海贼王》路飞—纸本马克笔
两幅路飞略有不同,一眼看上去不容易发现差别。《海贼王》漫画至今还没完结,也是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定全球发行量最高的单一作者创作的漫画。和大多以助手协助为主而工作的漫画家不同,尾田是一位竭尽所能亲笔绘制的漫画家,助手只负责一些简单辅助工作,仅凭这份对待读者的真诚,我也会一直看下去的…泪目TvT
没错迷失恐龙岛 ,他就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车田正美《圣斗士》星矢—纸本马克笔
因为一则狮子座流星雨的新闻报道,从天而降的流星激发了他创作圣斗士的灵感,让这部闪闪发光的黄金甲热血漫画多了几分浪漫色彩,“天马流星拳”其中的奥妙也顿时恍然大悟了。

△宫崎骏《龙猫》草壁梅—纸本马克笔/1999
“在我们乡下,有一种神奇的小精灵,他们就像我们的邻居一样圐圙怎么读,居住在我们的身边嬉戏、玩鬼潜艇耍。但是普通人是看不到他们的,据说只有小孩子纯真无邪的心灵可以捕捉他们的形迹。如果静下心来倾听,风声里可以隐约听到他们奔跑的声音。”
创作《龙猫》时宫崎骏已经快50岁了,快乐和感动的故事背后总是蕴含深意,你和他一样相信TOTORO的存在吗?

△植田正治《自画像》—纸本马克笔
听导览的小姐姐说这幅是漫画家本人的自画像,原本是哲学系出身,后来因兴趣转行最终成为日本的四格漫画巨匠,虽然没有看过他的作品,感觉是位平易近人的漫画家。

△赤塚不二夫《天才妙老爹》—纸本马克笔
因为动画作品《阿松》知道的赤塚不二夫,他把“人生即玩笑”当作一生的人生信条,生活偶尔也需要不按理出牌的荒诞故事,爆笑过后很多难解的疑问也许就能轻松解开了,想起他的作品,回忆里都是充满笑脸呀。



△黑泽明《乱》花之灵—电影分镜 源自网络
一幅色彩绚丽的画,一件看起来有故事的皮夹克,这是属于电影人的墙面。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一幅电影分镜,还以为它是绘画作品呢,这是日本导演黑泽明拍摄电影《乱》时而绘制的分镜草图之一。
黑泽明是第一位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亚洲电影人,壮丽的色彩,艺术化场景是他电影语言的特质。他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心中的玫瑰歌词,后来因家庭变故放弃绘画进入电影圈,那时的他烧毁了自己所有的画作,决心忘记绘画,直到他成为导演,需要向不同的工作人员传达自己的意图,为服务电影而绘制的分镜草图又让他重新开始绘画,相反,电影同样也是他呈现绘画情绪的另外一种形式。他绘制的草图已经超越了分镜本身的功能性,这也是他电影的魅力所在吧。
也许你现在做的事情看起来和你拥有的某项技能并不存在着较强的关联,就像黑泽明从绘画到电影,再从电影到艺术的不经意回归,这其间的微妙联系才成就了艺术本身。


△高仓健签名的皮夹克
我是什么时候知道“高仓健”这个名字的呢?已经记不起来了。不过,见衣如见人,印象中这个名字就像是“硬汉”的代名词,一个名字就像是一个时代丰谷酒王。

△草间弥生《蘑菇》雕塑
落地窗旁是一间稍小的客厅,整个房间里最为醒目的,这株站在窗前的蘑菇雕塑,来自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与半圆形落地窗格外协调,原来是上期留下的展品。我没有密集恐惧=3=…看着充满变化有序排列在它身上的黑色圆点,心里想着用“点”来表达体积和透视真的是不错的Idea啊。记得一部纪录片里她一边画着圆点一边说道“重复机械的画这些点会让我感到放松”,当她画这些点的时候,像是不需要思考过程李济仁养生茶,那些图案自然地在笔下运应而生。
将生命的能量转化成宇宙的点,她用圆点消融自我、他者以及宇宙中的一切,“圆点”也让更多人记住她的作品。具有识别性的表现语言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非常关键,但更为关键的是直面自己的内心,是否来自真正的自我。

小客厅墙面上展示的作品大多为风景画,是艺术家们关于自然和乡间风土人情的记忆。

△原田泰志《菜之花》油画
仔细看整幅油画是用很细腻的点彩技法绘制完成,原田泰志患有小儿麻痹,内心却更加渴望回归自然。从1982年开始,他开始边游历边创作,用自己对自然的理解记录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份乡间回忆。

△山形博导 丝网版画
我常常会想要用眼睛去放大一些细节,对于想要去了解的部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在寂静的画面深处隐藏着缤纷的色彩,让人有一种平静的幸福感。本身制作一幅单色版画就需要经历很多道工序,而制作套色版画工序更加复杂,山形博导的版画通常要使用100种以上的颜色,最终呈现出的细腻质感却很难让人察觉出多次叠加印制的痕迹,他用一种不断重复的手法,分享无法复制的秋日景象。


△川端康成《也生》 书法
展厅的格局动线散发着生活气。此刻,川端康成的书法作品也毫无违和的挂在水吧侧壁上。第一次读他的文章是在高中的语文课本里,《花未眠》只是作为一篇选读课文,那时我对审美并没有深入的思考,还不能真正体会其中的风雅,只觉得生活细微也能被他悟出美好,伴随海棠花未眠,也开在了我的记忆里。


△胡安·米罗 版画
水吧对面墙壁上的三幅展品同为纪念哈特曼创作的系列版画,其中还有一幅胡安·米罗的作品。他是阿细最喜欢的超现实主义大师,童稚式的涂鸦和悼文,像是朋友间的暗号密语,直到走廊尽头。

喜欢一件作品不需要太多理由,艺术,不该让人觉得遥远和虚无,抛开技术和已经被定义的欣赏法则,眼前的画,用回忆就能解释了。
"一切清晰的事物都暗含深意,而暗含深意的事物都很清晰。”我在脑海中尝试将眼睛看到的这些画面和记忆重叠,很多讯息无法即刻分辨,它们写实或是想象,被记录下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画面。


门内的时间,安静缓慢。
当我从这里走出来,
上一秒的体验即将化作回忆;
很久以后,还会记得,
第一次走进这间大门的雀跃。
:偶尔去尝试一下可能感兴趣的领域吧,
也许会有不错的发现~

撰文/叶子 配图/阿细
細 葉 美 術 館

长按二维码添加订阅
【文章及插图版权归細葉美術館所有,请勿商用或更改,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女孩 艺术 自然
微博
@細葉美术馆
合作联系
180102013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