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美景灵异丨那些令人毛骨悚人的恐怖经历!-鬼叔怪谈

灵异丨那些令人毛骨悚人的恐怖经历!-鬼叔怪谈

欢迎来到灵异当铺!我是当铺的掌柜——鬼叔。那些恐怖故事、灵异经历都可以说给鬼叔听哦邹倚梦!灵异当铺已开通了投稿直通车,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即可进行投稿。

坐标:东北吸血鬼伯爵
六岁2002年左右回姥姥家过年,还是在乡下的院。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大人们在屋里打麻将,我爸陪我出去院外小卖部买零食。因为那天灯火通明所以夜晚很亮。我刚出屋子,就看见我家院与隔壁院相邻的墙头坐着一个“人”,它穿着黑色斗篷,带着黑色伯爵帽,弹着一把竖琴。现在回忆起来它好像外国的吸血鬼伯爵。但2002年的时候外国吸血鬼电影在中国根本不流行,更何况我六岁哪看得懂吸血鬼,但那个时候我看到的就是这副样子的“人”。只不过后来看了有关的电影之后才知道它是“吸血鬼伯爵”的样子。竖琴更是我在上学很久之后才见到的了。它的竖琴没有声音,它也并没有在“弹”琴。
我当时叫我爸爸看墙上坐个人,我爸爸抬头说没看到,我们路过它,我还在回头说,你看它不就在那么。我爸还是说没看到,而且爸爸一点都不紧张的样子,我相信他是真的没看到。等买完东西回来它就不在了。第二天初一邻里串门的时候,也有人说看到过那个“伯爵”拳王刘易斯,不过都是一些老人。而且没看到的人也并不相信。从那之后很久我都不敢在夜晚抬头看屋顶和墙头世界十大毒王。
坐标:东北清兵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8岁葛倩茹,2004年。
姥姥来我家住。我每天晚上都要在姥姥房间待一会,等爸妈要睡了,我再回父母房间睡。那天晚上爸妈要睡了居然没叫我平时每天都叫的。等我醒了都9点多了,所有灯都关了。我家紧邻马路,所以路灯照的房间很亮。我起身看客厅门口,门没有关严。怎么可能没关严,这么大个缝,爸妈不可能看不见。但我还是起身去关门了。
就在关门的一瞬间,屋子里涌进来一群“清兵”。它们的脸都是青紫色小林绿子,手持佩剑在我眼前站一排。我吓得赶紧跪地求饶,它们想了一下,还是在我脖子上划了一剑,血就流出了一些。然后它们就把剑收起来让我回去了。我回到父母房间之后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我妈还问我,你啥时候过来的?我觉得这次的经历可能是梦游,如果只是梦的话,不可能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提前预知的情。不过还是蛮吓人的,跟真的一样。
坐标:武汉 奇怪的梦
我从小身体就差,晚上容易做梦。
那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和我外婆做了同一个梦(好吧我认为是一样的,那个听我讲完)。我梦见我和外婆在沃尔玛门口拿这个一种类似于图腾的钱买糖葫芦,然后外婆和那个卖糖葫芦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中间的内容我没影响)
然后画面突然就变了,外婆拉着我的手在马路上跑,那是夜晚路灯亮着,特别昏暗,把我和外婆的影子拉的特别长,我们不停的跑,怎么跑都感觉在原地跑,是旁边的景物在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摔倒了,然后……(我记不起外婆说了什么)然后我身后的地面都变成黑漆漆的深渊,一直蔓延到外婆脚下,很显然我差点就掉下去,幸好外婆抓住了我的手,我当时内心特别恐惧就感觉整个心脏都在往下面掉,(就像悬崖边有人拉着你手)求生本能吧,我一只手死死的抠着地面,一只手抓着外婆的手,然后外婆就满脸的惊恐吧,对着我说,“小猪仔,抓紧了不要松,奶奶拉你上来,”(名义上她是我外婆但是我叫她奶奶)我当时就感觉整个人都空虚了天和骨通贴膏,特别害怕,我看外婆的眼睛,瞳孔猛缩,似乎看见了深渊里面有很恐怖的东西,我低头一看,可以说冷汗都出来了,全是蜘蛛,一个个手掌那么大的蜘蛛,我急了大喊“奶奶,我怕,啊啊啊然后嗷嗷的哭,真当我抬头求外婆把我拉上去的时候我看见外婆的头上有一个脸上只有眼睛的人,眼睛是那种海洋的接近于黑色的蓝,感觉就像是漩涡,特别恐惧,他的眼神告诉我,等待我的只有绝望,然后就看外婆的手松了,我整个人掉下去了,然后血从外婆的手指滴到了我的额头上,然后我就醒了,迷迷糊糊的感觉外婆抱着我碎碎叨叨的念“小猪仔莫怕哦,奶奶在哦,小猪仔回家哦,莫怕哦,奶奶的小猪仔莫怕哦,”(类似于哼唱)大概唱了很长时间,我清楚的感觉到外婆的手在抖,她也害怕,她还哭了,所以我就觉得我和她同一时间做了一样梦。
后来我就生病了!一个多月没去学校,然后因祸得福直接从三年级跳级到了四年级!之后那个只有眼睛的人我继续梦见过两次,他找我借东西,后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借走,但是我很久没梦见他了。
坐标:河南 叫魂
首先声明这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并不是道听途说的故事。二十多年了,依然记忆犹新。当时我六岁,正在读育红班(大叔们才懂吧!)暗夜寒尊。我家在一条大路旁开了个小商店,路对面就是一家冷饮批发部。我家的冷饮一卖完,我妈就会让我去对面批发部问问有没有货。如果有货,回来告诉她,她再去进货。事情发生那天,和往常一样,心中的美景我要到路对面的冷饮批发部去。然后记忆就像断线了似的,戛然而止。再次醒来,我就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后来爸妈告诉我,我过马路的时候,有一个喝醉酒的人骑着摩托车把我撞到了绝世剑域。到我醒来为止,我已经昏迷了五天五夜……
诡异的事就发生在我昏迷的这五天金珠卓玛。
这段时间里,我做了一个梦门门果实。梦见自己站在批发部这边,从人行道开始自己这半边的天是黑的。人行道对面咒怨黑少女,整个都是白天。我旁边站了一个男人,很瘦。皮包骨的感觉神灵契约,而且看上去他皮肤的质感很紧,就像沙发上的皮似的。不远处有个玻璃柜台,里面有绿色的灯棒亮着。每个从柜台前走过的人,被灯一照,影子就会留在柜台上。这个很瘦的男人不停的跟我说:“你去,去照一下,然后往里面走。”他指了指身后。我看了一眼,黑压压的全是人影。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到轮廓。但是能感觉到有好多人,在朝着一个方向走。离我家的方向越来越远。
当时我还小,觉得很害怕。就大声的哭鹰叭犬,说“我回家,我不去!你看,我妈在门口等我呢!”我指了指马路对面。当时也没想到为什么路对面是白天,而这边是晚上。就看到我妈在我家商店门口坐着,可是她好像听不到我在叫她,也没看到我。这时候卸尸宴,有个老婆婆,长得很像我朋友的奶奶。她端了碗水,跟我说:“不想照就不照吧,洪震南你喝口水,别哭了粱博。喝完往里面走走。”我当时正哭的起劲儿,也不喝她的水,使劲挣扎着要回家。可奇怪的是,也没人拉我,但我的脚就是踩不到人行道下面末世兽医。就在挣扎的时候,突然听见姥姥叫我名字!一声一声的很清晰。我就说“你看,我姥姥叫我了!我得赶快回去!”说完又一挣扎,脚就踩到人行道上了。梦到这里就突然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我在医院床上醒来的记忆………
开始的几天李锦鉴,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觉得在医院住着挺美的,大家都来看我。还带很多好吃的。我说什么他们都答应我。只是每个人一看到我,就会流眼泪夏威夷蜗牛。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过了一两年,爸妈才跟我说了原因。原来我是捡了一条小命回来。
后来听说,我昏迷期间,姥姥真的在家叫过我。说是“叫魂儿”,小孩子生大病,大人就会在家拿着做饭的汤勺,一边敲着门楣星速空痕,一边叫着小孩子的名字。我不敢说这是迷信,可是姥姥在家叫我,我在医院昏迷期间真的听到了。要说是巧合,为什么我听到的不是爸爸妈妈、爷爷、姥爷的声音呢?
收到稿件较多,鬼叔会按照接收顺序每天都放出来的。
如果你也有真实的灵异事件分享给鬼叔和小伙伴们,欢迎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来投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