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二人台泞 - 杨忠新 泥-西宁表情

泞 | 杨忠新 泥-西宁表情

分享 ? 世间美好 | 風景 | 人文 | 摄影 | 文学 | 視覚
The muddy
泥 泞作者|杨忠新
之前,我读鲁讯的《故乡》“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范希亮,也便成了路”时,没有其它的感悟,总认为这只是与路有关。随着所经历的事情,我对这句至理名言有了新的理解。

高中同学分别三十一年第一次聚会后,我们总认为同学们风风雨雨经历了许多,人生还能有几个三十一年,于是便有了中秋节和国庆节“双节”期间组织徒步活动的想法。同学们有的农忙,有的身在异乡为异客,有的用“双节”长假到全国各地旅游,有的宅家里独享一份清静,参加徒步的人员越来越少,满满的希望就几乎破灭了。不得不给想参加的仅有的同学发出“本来带着满满的希望说好明天去湟源静房湾徒步、华石山‘论剑’,但同学有事去不了。计划没有变化快,人越来越少,这次徒步取消”的通知。
同学中也有不乏坚持要组织活动的,认为班集体聚会后第一次组织活动,不能因人员减少就敲退堂鼓,若这样以后的活动更无法组织。言之有理,便有了说走就走的冲动。屋漏偏逢连阴雨,刚刚定下决心,《天气预报》通知明天要下雨。天公不作美煮妇难为,心情随着天气开始阴沉起来,甚至糟糕到了极点,简单的行囊也不想装点,早早入睡。天阴了一个晚上,心情也随之半睡半醒中“阴”了整个晚上,凉透了炽热的心。第二天,随着起床铃声起床,发现家里停电,整个房间黑乎乎的连口开水喝不上。看看外面天气还是阴沉沉的,确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不由得打了冷颤。想想同学们已定下决心再怎么也不能失言,立即装点简单的行囊出发。准备出发时妻子叮咛把抓绒衣服穿上仙朝帝师,去饭馆把饭吃上,倒上开水。阴冷的心情开始“放晴”,坚定了第一次组织活动更要风雨兼程的信心。

驱车、换乘,一会就到了徒步的地点。天开始下起了毛毛雨,放眼望去,远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像调皮的孩子和你捉迷藏。影影绰绰的群山像是一个睡意未醒的仙女,披着蝉翼般的薄纱,脉脉含情,凝眸不语。因新村景点建设,前进的前段道路虽然是水泥混凝土路面,道路上洒的土经雨后也开始泥泞起来,后边的道路是田间小道,泥泞得更是把鞋“吸”下来的感觉。尽管如此也没有挡得住放飞心情、探险、徒步的脚步。走在泥泞的道路上,路两边群山起伏,林海莽莽,目及所及,绿色的、黄色的林海中间还点缀着一簇簇黄的、红的、紫的各种各样的小花,就像一位美丽的姑娘给大地急匆匆的织了一条薄薄的纱毯,还绣了几朵小花,就迫不及待的给大地铺上,让人们欣赏。远处的山朦朦胧胧的,隐约只看见一点影子,雾衬着山,恐怕画家都不能描绘出这一画面,真是美不胜收。
山腰云雾缭绕,雨后的灌木枝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山里贪恋草场的大牛、小牛正在争分夺秒贴最后一层秋膘;徒步者有的开始举起手中的相机“猎艳”起了沿途的美景;有的丝毫没有受到道路泥泞,天公不作美的影响赵舸,唱起了《朋友》《天路》《圪梁梁》。看到沿途经过风霜后红红的沙棘,徒步者讲起了缺乏水果年代,沙棘是儿时到秋天时的“小吃”。有的开始品尝,有的还没来得及品尝,望梅止渴的人已酸出了满嘴口水。摄影者开始把品尝者抓拍,拍下了一张让人“酸”一辈子的照片。小雨还在下,小雨中也开始夹杂着飘起了雪花。此时,阴沉的心情彻底得到了放晴。

途经村庄时,因实施异地搬迁工程只剩几所破败家院的大门和倒塌的院墙,颇有点凄凉的感觉。行进在泥泞的田间小道上,深一脚,浅一脚,虽有点困难,但放眼望去,村民把收割的麦子、青稞绑成捆,排成队林建东作弊,摆成立体的图画,使人感到那些农民都是艺术家,他们把风景如画的大自然好像给予了重新装点。
徒步沿途景色十分宜人,我虽知道起点、终点的地名,但还是免不了浪漫一下,把这条徒步线路叫幽谷。行走在泥泞的小道上,通过草甸时,似乎有要沉下去的感觉。但没有阻挡住徒步者的脚步,有的寻找野果、有的拍照、有的品尝大山赐给的毛枣儿和野草莓。徒步到了忘情的程度周二毛,向导也忘记了看沿途的路标。此时因山上雾很大,望不见山上的松树,看不到航标的房子,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我以为站的高,看的远,套用了毛驴过河的典故,要求大家到山顶可能看得更清楚。快到山顶,云海茫茫,能见度只有几米。此时,饥饿、疲劳集于一身,只能野餐且补充能量,稳定军心,寻找突围的方向。大家将自带的食物集中起来,云山雾海里吃着带来的苹果、犁、黄瓜、红萝卜丝、牦牛肉手抓和中秋节带来的自家做的月饼,仿佛在仙界神仙们开“蟠桃大会”。此时,虽喝点开水,但感觉到喝的是琼浆玉液,有点飘飘然起来。蟠桃盛宴必竟是“天”上的事,目前最要紧的事是找到正确的突围方向。想用手机定位,信号不稳定,定不了位,心里开始“泥泞”起来。最后召开了“蟠桃会议”,明确了到山顶寻找“突围”路线的办法。

我们终于站到了山顶,雾在清新的空气里飘游。薄薄的,透过去似乎能看到山谷中的麦捆、火红的树叶。远处的景色若隐若现,美伦美奂。这时,又飘来一层薄纱,罩在山顶,山林显得如此的空灵叶辰良。真是三重天啊,这山毫米波治疗仪,这林已成了陶渊明的世外桃源。雾已经包围了整个大地――牛、树木、高山、原野,加上我都已经成为了雾的囊中之物。它难以捉摸,让接触了它的人都对它产生疑惑与向往。雾在我心中无疑是最具有气质的,因为它让我的心灵得以解脱,得以愉悦。
到了制高点,派出先头“部队”探路,峰回路转,终于找到了“突围口”,找到了航标物——房子,也找到了下山的路。庄雯如穿过云山雾海行进在松林中,苍劲翠绿的松树,高傲地矗立在野草中,山风扑来,松涛声阵阵,此声拍打着心扉,舒畅开怀,尽情吮吸风里甜甜的空气尹小骏,宛如痛饮了一杯浓浓的葡萄酒,甜甜的醉,如花仙子飘忽其中。落叶松显得更加泛黄,在翠绿的松海中独树一帜维尼琼斯,不知情的人会认为它生病了摇摇招车。的确是林海,多少种绿、黄、红的颜色,深的,浅的,明的,暗的难以形容,画家也难以描出这么多的五彩缤纷色彩来。草丛里的山菊花开得正艳,给厚厚的荒草增添了生气,山菊花,秋天山林的宠儿,黄的,粉的,吐露芬芳,争奇斗艳,点缀了大山,渲染了心情。唐朝杜牧《山行》中描绘的“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也不过如此。
徒步,就得行进中去观赏一回这山、这林、这美景大姆山草场。徐风阵阵,有意推送佳人,山西二人台时刻在你的耳边倾述衷肠。乱了青丝,绽开笑颜,撩起情怀,留下无言。其实,请你不要在意清风拂过你的身体,那便是我,是我轻吻着你的额头、嘴角,是我撩起你的秀发,它散发出诱人的清香,让我们在美景中陶醉。近处的山林与远处不同,显得明朗清晰,轮廓鲜明梦见山崩地裂。前后左右密密麻麻地生长着大大小小、品种不一的树木。有的树叶子掉光了,剩下稀疏光秃的树枝毅然伸展,硬梆梆的树干傲然挺立;开始掉了的树上还残留着少数几张颓败苍黄的树叶,是对树的依恋;有的树则照样枝繁叶茂,绿得苍翠,只是这种绿不像其他季节那样生机盎然,多些季节的厚重浓郁;有的树木叶子红艳艳地缀满枝头,似一团开得正旺的玫瑰花;若一丛翩跹飞舞的红蝴蝶;如一抹灿烂明媚的云霞。在这个原本开始枯黄的秋季,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体会到了凡事顺其自然,坦然面对。松海中还夹杂着像红得要流血的毛枣儿,还有捡到的野草莓。大家互相推让,都不忍心吃了这“人生果”……
心在此刻静下,环顾四周,就要下山了雷小雪,总觉得还缺少什么?虽然下山的道路有点泥泞,但完成了既定的目标,再泥泞的道路走起来不再泥泞,徒步者们唱着《兰花花》《拉手手亲口口》下山了……
第一次组织的徒步活动就这样结束了。此时,泥泞的道路不再泥泞。我对鲁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至理名言有了新的理解。是啊,同学们分别已三十一年了,三十一年来同学已有各自的生活圈,各自的事业,这次参加不了徒步活动实属正孙蝶常。只要组织者组织的次数多了,相信参加的人也会慢慢多起来。

作者简介
杨忠新,网名:祁连山。爱好文学,各种文章散见于报纸、平台。现从事农村公路建设,是一个喜欢用文字温暖生活的人n0837。
欢迎广大作者投稿,摄影作品,游记,散文、小小说、诗歌均可。文责自负,自行校对。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与需要配图的照片。西宁表情平台发布的均为原创作品,请勿一稿多投。
扣扣︱微信 273629409 投稿 | 273629409@qq.com
西宁的表情带您了解全新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