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康d800配什么镜头第429期:在《昆明的雨》中学会写作-语文像花儿一样开放

第429期:在《昆明的雨》中学会写作-语文像花儿一样开放
戴老师的话:樊亦玲老师有着年轻和活力,在教学上也敢于挑战,进入华校她接受机遇与挑战茅山风云录,成为一颗闪亮的星星。

樊老师说:
作文课给孩子们讲授了不少所谓的写作技巧,条条框框,甚是清晰,奈何孩子们写上来的作文依旧逃不开幼稚、虚无亦或是无病呻吟的套路,我在沮丧之余不断反思。偶然间撞见学生看武侠小说,没收来之后,茅塞顿开:我教授孩子们的写作技巧,就如同是武林秘籍中精深的武功技法,习武者大多是模仿授教者的招式反复练习之后方能将此武功收为己用的,那么写作文的“模仿”自然靠得是范文引路。
恰逢读到汪老的《昆明的雨》,这昆明雨季的景甚是清明,读来让人身心舒畅,于是让孩子们反复阅读后,仿写了《江南的雨》。在初稿出来之后咖啡因乐队,我们在作文课堂上以同学的作文为例,剖析各种可能性:江南下雨有没有可以称其为雨季的集中性的时间段?雨季中会有哪些景物,最好是有特色的?雨季中可否暗含一些人情?这人情要如何同雨季相关联?该怎么找媒介?……问题越想多,思路越拓越宽梦见狗咬狗,孩子们集思广益,争先恐后地给小作者出谋划策,气氛甚是热烈。尤其在讲到送瓜果给邻居这个情节的时候,有同学和我不约而同想到了之前做的一篇阅读理解《面月饼》,又找到了可以化用的素材,教室里情难自禁地响起了掌声。我也顺势提醒孩子们平日里的阅读理解也可以成为写作素材的又一个积累方向,这也是我先前并没有去重点关注的。真是教学相长!
下文是张蕊同学的作文二稿,她按照同学们给出的意见和建议将自己的一稿进行了修改,尼康d800配什么镜头一篇佳作已然初见端倪。后来,我又在课堂上再一次以这篇二稿进行二次修改,指导孩子们如何替换,如何删减,如何添加,带着孩子们将作文精益求精。在这之后,很多同学都表示收获很大。作文登在班报上,也得到了很多家长的好评。

附:张蕊同学的《江南的雨》二稿
《江南的雨》
——张蕊
江南的雨,有些缠人,下起来滴滴嗒嗒个不停,就是不肯歇一会儿。
江南的雨下与不下全看天意。有时拖拖拉拉下两滴,有时倾盆大雨说来就来。周戈楠下雨时,气压有些低,让人喘不过一口气来。但是这雨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第一场夏雨一到,镇江各处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卖油墩子的小贩。每个摊位都排着不少人。我吃过最好吃的是江苏大学的小吃一条街里一个老头卖的。这老头卖油墩子只卖两季的,夏天和秋天。旁些时候,就卖豆腐脑、赤豆糊这些东西。老头卖油墩子有不少年头了,技艺十分娴熟,每次看他做,自己都学会了不少:只要将面粉与萝卜丝混在一起料放在一个勺子里,放入油锅炸。都说“炸”这一步尤为重要,火候、时间都要恰恰好,要炸得外脆内嫩,才显得口感最好。下雨的时候郑秋泓,到处的湿漉漉让人难受,这时候,吃一个油乎乎、热腾腾的油墩子,心情都好了不少。
雨季的水果是香瓜。若说夏天雨水多,西瓜就会不好吃,但香瓜却相反罗拉·迈特拉,雨水越充沛长势越喜人,越好吃。我的暑假都是在外婆家渡过的。外婆家住得是老式小区,小区里的花坛都被老头老太们改为菜田了。外婆也分到了一亩三分地。外婆的菜田与其说是菜田倒不如说是果田,里面有葡萄、金桔、香瓜。有年夏天,这雨水多,香瓜个个长得都特好。婆婆大大小小摘了十八九个香瓜,自家留了两个,然后揣着个篮子,给她的那些老朋友们送香瓜了。一路上,我都极其不开心。这香瓜我自己还没吃过呢,就要送给人家了?一路上,我都在后面磨磨唧唧的。这一家,那一家,婆婆是笑开了花。在回家的路上,我惊其发现,篮子里堆出一个小山。这个是李老太太出去玩带的特产,那个是刘老太太自己包的菜饼……
在回去的路上,一路都是兴高采烈,突然我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循香而来,竟寻到了小区门口的那个老两口。
他俩住在一楼,自带了一小花园,养了各式的花,墙外面还栽了棵栀子花树,约莫着,也有半层楼高。恰逢那日骤雨初停,老两口搬着张凳子,坐在门口,路过个熟悉的人,就唤着摘两朵。看到我,和蔼地喊着我的名字,笑着摘下几多栀子花给我。雨后的栀子花,香气在清新的空中显得尤为突兀。带着花儿回去,飘了一路的花香……
我喜爱江南的雨。
附:《江南的雨》三稿
《江南的雨》
——樊老师和17班的孩子们
江南的雨,很是缠人,每到梅雨时日,绵绵雨丝便像是扯不完的银线,密密匝匝,淅淅沥沥,从早到晚下个不停。杜牧笔下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大抵就是这番景致吧。
都说江南的雨季是惆怅的,正所谓“试问闲愁都几许异界纨绔剑神?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森迫永依,梅子黄时雨”。如若没有这般愁绪,贺铸也定不会吟诵出此佳句。可单单在我眼中姚文婷,这雨是喜人的。
雨后,久违的凉爽如期而至,此时街边巷尾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卖油墩子的小贩。每个摊位前都排着不少人。我吃过最好吃的油墩子是江苏大学旁边的弄堂里一个老头卖的。这老头卖油墩子只卖两季——夏季和秋季。旁些时候,就卖些豆腐脑、赤豆糊,诸如此类的东西。老头卖油墩子有不少年头了,技艺十分娴熟:将面粉加水与萝卜丝混在一起搅拌均匀备在盆中,有客人来时,他左手持一长柄钢勺脂肪癌,稳稳地舀上一勺冷宫囚欢,待面粉沥尽,迅速放入油锅中,右手持一双长筷,看准时机,麻利地给油墩子翻身。香气就这样恣意闯入鼻腔,挑逗着人们的味蕾。这油墩子定要炸得外脆内嫩,如此,口感才最好。下雨的时候,湿气重,吃一个油乎乎、热腾腾的油墩子,心情都好了不少。
雨季的果子是香瓜。从我记事起,每年夏天,我都会去外婆家住一阵子。外婆住的是老式小区,由于物业疏于管理,小区里的花坛都被老头老太们改为菜田了。外婆分到的菜田位于小区的东南角,四面没遮没拦,日光充足。半辈子穿梭于田间的外婆当即决定要种些瓜果,果园便应运而生了。夏季雨水充沛,外婆果园里的香瓜长势喜人,青白色,圆滚滚的,煞是可爱。外婆大大小小摘了十八九个香瓜,挑了几个瘦小的留在家中,便挎着个竹篮子,领着我挨家挨户送香瓜了段艺璇。眼馋许久的香瓜还没吃上就要送人,一路上,我都极其不开心。外婆瞧见我,打趣道:“囡囡嘴巴上可以挂油瓶喽鄯怎么读!”就这样,跟着外婆送完东家送西家,一圈送完,篮子里的香瓜没了,却装满了各家奶奶爷爷塞给我的好吃的。外婆说:“大家把那么好的地方让给我种,怎有不分享、不感谢的道理?”
回去的路上,一股特别的香味吸引了我,驻足,四下寻找。外婆见我这般模样,牵着我走上台阶。
那是一大片白色的花阿立未来,外婆唤其“栀子”,香气浓郁,扑鼻而来。庭院中的老人见我骨碌着眼珠,盯着那花,忙唤外婆给我摘几朵。见外婆推脱,老人起身摘了满满一口袋花递给我,口中叮嘱着:“回家放在水里,搁在家里头香一香傲世剑神。”“对的,对的。”我一边应和着,一边把脸埋进花里,猛得嗅上一嗅,香,真香战怡麟。以至于若干年后,我依旧记得那时的芬芳,历久弥新……
六月六(luo),家家门口晒红绿(luo)……
我爱江南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