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考试抖音、吃鸡、王者荣耀……你的自律,是如何一步步被它们毁掉的?-圈子图卦

抖音、吃鸡、王者荣耀……你的自律,是如何一步步被它们毁掉的?-圈子图卦

这是个特别容易沉迷的时代。
抖音、煲剧、王者荣耀、吃鸡游戏……你的时间和注意力悄悄被它们偷走,却从不说再见。
或许你也纳闷,自己的自制力怎么这么差了?但书单想说,这事可能不完全怪你。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这本书,就与这个让你沉迷的时代有关:《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

作者亚当·奥尔特,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博士。他在这本书里以大量科学研究为基础,揭示了一个细思极恐的真相:
任何人都会成为瘾君子,商业公司为了让你在科技产品、网络游戏中无法自拔,布下了一个个裹在诱饵中的钩子。
而与此同时,乔布斯从不让自己的孩子用ipad、推特创始人没给孩子买过平板电脑、游戏设计师对“魔兽世界”避之不及……
这多像毒品交易啊:卖给你海洛因的人,可不会让自己上瘾。
- 1 -
让你上瘾的产品体验
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当你刷着抖音“哈哈哈哈”,或者玩吃鸡游戏“大吉大利”的时候,可能完全不会想到,屏幕的背后,有几百上千人正在通宵达旦地努力工作,为的就是毁掉你的自律。
在《欲罢不能》中,亚当·奥尔特把网络和电子产品的那些“机关”一一扒皮,归纳出了六种诱人沉迷的“钩子”。书单君选其中的3种和大家重点分享——
?
不可抗拒的积极反馈
2008年,已有2亿用户的社交网站Facebook推出了一项简单的新功能,名叫“赞”。当朋友看到你发布了一张照片,或更新了一条状态,如果他们喜欢,就会给你点“赞”,连字都不用打,就让你获得实时反馈。
这个设计现在已经很常见了,但在刚推出时,它极为深刻地改变了用户的使用心理。以前分享照片或更新状态,也许只是为了展示形象,但“赞”功能的出现,让这些变成了赌博:
如果你发了一张照片,却没有收到“赞”,你会觉得整个朋友圈都在嫌弃你;更诱人的是,你在发照片之前无法预计到会收到多少赞,所以就在修图、文案上挖空心思,甚至总结到底什么样的内容会让你赢得更多点赞,一旦验证,就更为之着迷。
人无法抗拒积极的反馈,哪怕这些反馈看起来微不足道:
“连连看”完成一次配对后,就会发出“唰”的一声,配上炫目的动画效果,蔡轩正看着就爽;
当你拉动拉杆,完成一次旋转,老虎机就会播放欢快音乐,同时屏幕也会闪光,哪怕你只旋转出了两个一样的图案,也有一种赢了的错觉。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
毫不费力的进步
“超级玛丽”堪称是一款人人都玩过的游戏,但你知道它为什么能不断吸引新玩家吗?
因为它上手毫无障碍,不需要操作手册,不需要教学视频。
游戏一开始,你的化身马里奥出现在近乎空白的屏幕左侧,你随意按几个方向键就会发现,不能往左移动了,只能往右,很快也知道了哪个功能键可以让他跳起来,看见问号箱子,跳起来一顶,就会出现一个神奇的蘑菇……就这样,你边做边学,开始了探险,享受着发现游戏秘密的快感。

“超级玛丽”最初的几秒设计得极为出色,它同时完成了两件极为困难的事:一是教学,二是保留玩家“什么也没教”的错觉。
近几年火爆的游戏,几乎全都有这样的特征:
比如微信小游戏“飞机大战”,你只需要按住小飞机,前后左右地闪转腾挪就行黎沸挥,连开火都是连续自动的;
比如“跳一跳”,也只有点按屏幕这一个动作,跳近跳远,全看按得时间有多长;
再比如“水果忍者”,只要在屏幕上划来划去,一看就会。
总之,入坑越容易黄依琳,你越能在坑里呆得久。
?
令人痴迷的社会互动
世界上最火的手机修图APP是什么?
现在可能有很多答案了,但在七八年前,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Hipstamatic。它是“2010年度最佳应用”,用户近500万,在它的滤镜和修图功能帮助下,哪怕是手机摄影新手,也能拍出有大师感觉的照片。
然而,2011年,它就被同类竞争者Instagram打败了。后者成为了当年的年度最佳应用,在2012年时用户数更是接近3亿,被扎克伯格用10亿美元收购。

为什么核心功能都是美化图片,Instagram能在如此短的时间爆发崛起?
最重要的原因,是Instagram有自己的社交网络,用户拍照修图后可以上传,接受好友评论和点赞。
人都是社会动物,谁都渴望知道他人对我们的看法。
所以,“探探”之类的交友软件会突然爆红,因为姑娘们都想看看,自己的颜值是不是能赢来比闺蜜更多的“喜欢”。
所以,“魔兽世界”“英雄联盟”之类的网游往往都有公会系统,就算有一天你萌生退意,那些和你一起打怪升级的哥们儿也不会让你退出江湖的豪俊影视,“为了部落”。
除了以上三点,《欲罢不能》中也介绍了其他让人上瘾的产品设计:
比如,智能手表和健身跟踪设备会为你设置一个诱人的目标,使你专注于不断加码的数字,忽略了身体过度劳累的信号,最终反而因运动过度而健康受损;
比如,网剧总会在每集的结尾处制造悬念,给你一种“未完成的紧张感”,迫切想看到后边的剧情来缓解这种紧张;
再比如,俄罗斯方块之类的游戏,挑战是逐渐升级的,让你永远处在享受解决难关、不断进步的心流体验中。

你也许会说,这些套路我都看穿了,只有那些自控力不强,意志薄弱的人才会上瘾吧。
其实,每个沉迷的人,在试玩或试看网游、网剧之前,都是这么想的,他们实在低估了人本身的弱点。
- 2 -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瘾君子”
20世纪50年代初,心理学家奥尔兹做了一项实验:
他在多只大鼠的脑部植入探针后,把它们一一放进笼子。这个笼子的一端,有一根金属棒,只要大鼠按压到它,探针就会向大鼠的大脑传送一道电流。
奥尔兹想证实的是心理咨询师考试,当大鼠受到电流刺激,它们会退向笼子的最远端,远离让它们不适的金属棒宁丹琳被打。
实验中的大鼠几乎都证实了他的猜想,唯独一只是例外。
这只编号为34的大鼠受到电击后非但没有退开,反倒在笼子里蹦蹦跳跳魏子雅,一次次地去按压金属棒,主动追求电击,连水槽和食物都被它无视了。12小时后,34号大鼠力竭而死,在此之前,它疯狂按压了7000次金属棒。
奥尔兹很困惑,为什么34号大鼠如此特别,难道是它天生脑子有问题?
他从34号大鼠的脑部取出了探针,发现它竟然是有点弯曲的。就是这一点点弯曲,使得本应该对准中脑的探针接触到了另一片脑区,造成了喜悦与不适的差异。
奥尔兹把大脑的这一部分称为“快感中枢”。34号大鼠一次次按压金属棒,正是因为电击刺激快感中枢,让它享受到了愉悦。
快感中枢同样存在于人的大脑。在奥尔兹大鼠实验的几年后,一位神经学家朝一名抑郁症患者的快感中枢插入电极,使她立刻笑了起来,并说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受到了快乐。而电极刚被拿掉,她的笑容就消失了。而且,因为她已体验过快乐是什么感觉,所以千方百计地想要再次连接电极。
每个人的大脑,都有快感中枢,这是上瘾的生理基础之一,正因为有它的存在,游戏公司和网络公司那些让你上瘾的套路才会有效。
此外,神经科学家还发现,吸毒瘾君子在注射海洛因时的大脑活动模式,与游戏瘾君子玩“魔兽世界”时的大脑活动模式几乎一模一样。这说明,毒品和上瘾行为激活的是相同的大脑奖励中心,称网络游戏为“电子海洛因”毫不为过。

然而,并不是每个玩“魔兽世界”之类游戏的人都出现了行为上瘾。这是因为,在生理机制外,上瘾还有着心理根源,它往往与痛苦相关。
比如皮亚松,如果你焦虑或抑郁,又偶然发现海洛因、食品、网络游戏或赌博能帮你缓解痛苦,那么你很可能就会对它们上瘾。
亚当·奥尔特在《欲罢不能》中告诉我们,人刚成年的时候上瘾风险最高。如果人在青春期不曾上瘾武霸乾坤,在之后的人生里上瘾的概率是极小的。(书单君摘录了书中的“网瘾测试”,题目不多,1分钟就可以测出你的网瘾程度,手机不离身不妨试试吧,后台回复“网瘾”即可提取)
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之一是,在人生的这一时期,年轻人遭遇了大量自己力有不及、无法应对的责任的碰撞。为了缓解长时间辛苦煎熬带来的难受刺痛,他们学会了求助于毒品或某些活动。到25岁上下,很多人都掌握了青春期缺乏的应对技巧,建立起了相应的社会网络……所以,等你熬过青春期的大战,也就发展出了一定程度的顺应能力。
- 3 -
行为上瘾是怎么把你毁了的?
现在的互联网,已经是移动互联网了,手机和平板电脑随身带着,是再好不过的成瘾载体:
只要你愿意,只要有网络,你任何时间都可以买买买(而且全世界的店铺都对你敞开大门);
任何时间都可以查收邮件(然而邮件是永远处理不完的);
当你看完了一条短视频,下一条不由分说就自动播放(内容还特别有意思,你想停也停不下来)。
你可能觉得,这样的生活挺爽的。没错,每个瘾君子在吸毒时都觉得自己身在天堂。可是真的如此吗?
手机对我们时间的吞噬不用多讲,有数据表明我们每天平均96次拿起手机,使用时长在3小时甚至5小时以上。
更可怕的是,智能手机还会在无形中杀死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2013年,有心理学家做了一个实验,邀请成对的陌生人坐在一个小房间里交谈,区别就是,有些受试者聊天时,手机放在旁边,而另一些受试者身边放的是纸质笔记簿。
实验结束后,每组陌生人之间都建立了一定程度的情感纽带,但有智能手机在场的人,他们所描述的双方关系质量比较低,对方不太能和自己产生共情,信赖感低。因为手机在分他们的心,总想着拿起它,看看外面的世界。
知道乔布斯为什么不给孩子用ipad吗?因为这些电子产品对孩子的危害远甚于成年人。
有研究表明,10—15岁、每天玩3小时以上游戏的孩子,对生活满意度低,不太能与他人感同身受,不太理解怎样恰当地应对自己的情绪。
而青少年过多使用在线交流软件,会影响他们的现实社交能力。“许多人不具备把性和亲密结合到一起的技能,许多人因为没法建立真正的关系,转向了色情,他们好像从来没理解真正的亲密是什么。”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2000年,微软加拿大公司报告称,普通人的注意力幅度仅为12秒,到了智能手机、社交网络勃兴的201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8秒。
也就是说,在1分钟里,你至少会走神7次。
可能用不了几年,我们都会成为无法专注的“梦游人”。
- 4 -
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
如果你已经沉迷网游、患上了手机依赖症,该怎么办?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构建出一个远离诱惑的环境。
相比毒品或电子产品本身,环境诱使人上瘾的作用被严重低估了。越战期间,很多美军士兵沾染上海洛因,然而战争结束,他们返回国内后,居然只有5%的人毒瘾发作。原因就在于,士兵们回国后过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再也没有丛林小径、越南潮湿的夏天、弹火硝烟——他们摆脱了与吸毒行为相关的线索。
任何放在你身边的东西,都比离得远的东西对你的精神生活有着更大的影响。很多人对自己依赖手机很苦恼,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的手机就放在伸手即得的地方。如果你不想一醒来就看手机,试着把它放在客厅,而不是带进卧室。
给你的第二个建议是,逆向拆解上瘾体验。
许多人有追剧的习惯,而且喜欢把很多集攒起来在假期集中看掉。这样的结果是,当你从早到晚刷完一部剧后,会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虚感,而且这一整天你很可能除了看剧什么都没干。
电视剧之所以让人能一口气连着看完,秘密在于每集的最后5分钟。那里一定会制造出一个紧张的悬念,让你迫不及待想在下一集看到解答。
如果你不想让自己的一整天都耗费在追剧上,可以选择在看完一集后,再看下一集的前5分钟。这样一来,你既不会受到悬念的折磨,又拥有了可自由掌控的时间。
此外,你还可以考虑借助负面反馈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厌恶疗法”,把你想要改变的行为与令人不快的感觉搭配起来。
比如,你可以和朋友结成一个同盟,谁要是玩了半小时以上的吃鸡游戏还不收手至尊修罗,另一人就扇他一个耳光,或者,用打火机的电子打火器来一次小电击。
当然,摆脱上瘾的更好办法,是在一开始就不给那些产品让你上瘾的机会。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
最近,电影《头号玩家》正在热映。书单君观影时就在想,未来几年,当所有人都拥有一副VR眼镜的时候,我们还能不能把自己拴在现实世界里?
今天我们为之上瘾的东西,邮件、智能手机、网络游戏、抖音、网剧……多数都是近20年的产物。所以,到2030年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会对另一批完全不同的东西神魂颠倒,而且更加难以自拔。
然而,技术不会倒退,也不会被放弃。
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学着去掌控技术,而不是被技术掌控。另一方面,技术伦理和社会文化也必须跟上时代。比如,从产生有益价值而不是制造上瘾的出发点去设计产品。再比如,形成定时关机、离开屏幕的社会公约。
有个大咖曾说,未来社会,90%的人可能会像蛆一样活着,因为生活太过安逸,他们对世界既没有关心的动力,也没有改变的欲望,而是沉醉在自己的“奶头乐”中,在虚拟世界里寻觅高强度的感官刺激。
书单君不好说这个说法一定对,但从眼下的趋势看,情况不容乐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了制造成瘾体验的商业公司的“待割韭菜”或“现金奶牛”。
这条上瘾之路,也是通往被技术奴役之路。
书单君分享这本《欲罢不能》,也是希望那些已经在滑向成瘾深渊的人,不要轻易地把自己交给一块屏幕,任它决定你的生活和喜怒哀乐。
拥有自己的思考能力,保持一份清醒,才是人之为人的尊严所在啊!
-
END一次手术嫂吟,他血里多出超级抗体!60年来献血拯救上百万婴儿!这个超级英雄老爷子,终于退休了
作者英国那些事儿
2018年5月11日,
James Harrison又一次从位于中央海岸的家中驱车前往红十字会血库。
在那里,他像往常一样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任由护士在手臂上抽血,

虽然他从来都不敢直视针头,但是献血的流程对他来说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因为……
每隔两周他都会献一次血新烈火情挑,一晃就坚持了足足60多年……
而昨天,是他第1173次献血,也是他最后一次献血,
当他献血结束之时,
所有人都忍不住跑上前为他欢呼给他拥抱,纷纷感谢他在“拯救人类”上做出的无私奉献……

拯救人类?是的。
60多年来,他所献的血拯救了超过240万名婴儿的性命。
能拯救如此多的性命,倒并不是因为他献的多,而是因为他的血液足够特殊,特殊到能够阻止死亡……
为什么他的血液能够如此神奇?
这个真人版超级英雄的故事,还得从James Harrison 14岁那年说起……
James的14岁是1951年,
那一年他生了重病,需要进行肺叶切除手术……
大手术自然需要大量的血源,最后James足足被输了13公升的血才挺了过来……
手术让James获得了重生,也让他对献血者们充满了感激,
就是从那时起,小小的他就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也要成为一名献血者!
于是,在刚刚达到献血年龄线的18岁,
他立刻就跑到了献血点进行了献血,并且隔三差五的就去献一次。

当时James就是觉得,自己得做点好事报答世界,去帮助更多的人,
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己的血居然会挽救那么多人的性命……
而命运,就是这么神奇,上天给了他一个特殊的“使命”…
在经历了最初的几次献血之后,医生们在分析血液时忽然在其中发现了一种珍稀抗体…
这种抗体此前并没有在James体内发现过,因此医生们推测很可能来源于他14岁的那场大手术,
最重要的是,这种强壮的抗体可以有效帮助新生儿避免因为恒河猴症而死亡。
在当时的澳大利亚,恒河猴症是一种常见又可怕的溶血病,
它常发生在孕妇体内,当子宫内的婴儿为RhD阳性血,而孕妇为RhD阴性血且对RhD阳性血敏感时,
孕妇体内就会生成一种抗体用来破坏宝宝的血细胞,
轻则导致贫血,大脑受伤,重则导致死亡…
每一年,这样的病都会导致澳大利亚成千上万的婴儿死亡,超过17%的妇女深受病痛威胁,
当看到妇女们在怀了死胎或生下了残疾的孩子悲痛欲绝的样子时,医生们也心如刀割。
直到,他们发现了James的血液…
他能自然的产生罕见的RhD阴性血液和Rh阳性抗体的组合。
只要向母亲注射低剂量的RhD免疫球蛋白,能在不伤及婴儿的前提下对抗这种病!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重大发现!
按照血袋信息,医生们立刻联系到了James,希望他可以配合进行研究,
年轻的James自然一口答应……

很快,医生们就利用James血液里的抗体制作出了Anti-D注射剂,
结果发现,当注射入人体之后,孕妇即使对RhD阳性血敏感也不会怎么样,
宝宝完全不会受到伤害,可以健健康康的存活下来!
也就是说朴韶拉,困扰了人们多年的恒河猴症就这样被这种James血液自带的“特效药”给解决了……
只是,这种抗体真的太难得了,只能靠他..
当时只有二十来岁的James被科研人员发现是当时最理想的血液捐献者。
因此,想要制作注射剂,只能依靠James的血液来自然形成…
为此,医生们只能硬着头皮去麻烦James帮忙,希望能够献更多的血来帮助制作Anti-D注射剂…
以一个人的血,去制作供给数百万人的药剂?
一般人都会犹豫,但是James却完全没有…
他不仅爽快的答应了,甚至开始以更高的频率进行献血…

就这样从那以后,每隔两周,James都会跑到红十字会去献血,
同时,一批又一批的Anti-D注射剂被制作出来,每一支都源于James的血液……
这些注射剂被打在了数以百万级RhD阴性血的孕妇体内,让她们的孩子全都避免患上恒河猴症,
澳大利亚的医学也因此有了改革性的前进,一跃成为了最早制成这种注射剂的国家之一…
据统计从1967年起,有超过300万澳大利亚妈妈被注射过Anti-D,
Anti-D的出现总共拯救了超过240万个婴儿的性命……
甚至就连James自己的女儿也接受过注射,
“结局就是,我的第二个孙子健健康康的出生啦。”James开心的说道,“这种拯救生命的感觉真是太好了,拯救的越多心情越好!”
到现在,James已经献血了1173次,成为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献血最多的人,
因为一直都是抽手臂的血,全世界人民更是给了他“黄金手臂”的称号……

为了感激他的慷慨,人们还给他颁发了各种奖章,包括澳大利亚最有威望的澳洲勋章。
面对这些赞美,James却非常谦虚。“在他们跟我说“你做了这个你做了那个你是个英雄”的时候,我真的特别不好意思……”
“这是我能做的事情,这是我的天赋,可能是我唯一的天赋,所以我才会献血。”
如今,James已经81岁了,
距离他第一次献血也过了60多年……
由于澳大利亚的法律规定81岁之后不能献血,加上医生认为James年纪大了不能再献血了,
因此James虽然非常想继续献血下去,但是也只能无奈选择了“退休”……
在2018年的5月11日,
James来到红十字会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一次献血,也是第1173次献血。

跟以往一样,这次献血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James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不舍和难过,
长达60多年的献血结束,虽然让他有使命完成的感觉,但更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自己老了,不能再帮助更多的人了……
不过很快,他就一扫阴霾,
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名叫Michelle Dibbs的妈妈带着她的小姑娘Eloise,

在怀孕时,Michelle打了两剂Anti-D注射剂,才让Eloise健健康康的出生,
尽管在此之前,Michelle从未和James见过面,但是她惦记着这个救了自己孩子命的老人……
“我只想说谢谢你,谢谢你James,你是一个伟大的人施雪华。”Michelle说。
而像这样,父母抱着孩子来到James面前感激他的事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生了无数次……
每一次孩子们的出现,都会James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

这次也是如此,在看到白白胖胖的孩子们时,James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
“我拯救了许多生命,让许多孩子看到了世界,想到这我就非常高兴……”
他为自己而骄傲,也为这些孩子们的出生而欣慰……
如今李莱茵,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找到了为数不多的一些有着这样特殊抗体的携带者。 老爷子退休后,新的抗体的生产不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但是招募新的捐助者也成了一项十分艰难的任务。
迄今为止,所有想要尝试人工合成的方式全都宣告失败。 相关的科学家们目前正在进行一个新的研究项目,希望能够收集James的DNA,并创建一个单克隆抗体库(抗体和白细胞混合物),这可能为抗D项目带来新的希望。
无论如何,
随着最后一包血袋密封,
James Harrison的传奇人生也告一段落……
但是他的慷慨和无私所带来的影响,却随着无数孩子们的出生而流传下去,永远不会消散……
因为一场手术而获得神奇血液,60多年来从未间断的慷慨付出,
最终凭借一人之力拯救了超过240万婴儿的性命,这样的壮举让人难以想象……
这个世界或许没有魔法,没有真的超能力,
但James Harrison就是当之无愧的超级英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