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研究发现抚仙湖-安静的避世港。-打麦场里

抚仙湖|安静的避世港。-打麦场里倪介祥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最近看到的这句话,很喜欢。徐砺寒就像上半年看到的那句:“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沧海一粟汪林林,岁月无情,生命只有不断历经磨难,才能变得愈加坚韧何麦芽。离家出走,去看看这个世界,旅途中经历的一切,在某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它的意义。


至于云南,大多数人脱口而出的怕是大理,丽江。当初的自己也是幻想诗人理想的生活来到这里。然而,亲身走过,内心却不起波澜。现实与理想,之间隔着生活态度,每个人自己的生活方式。大理太过风花雪月,丽江太过喧闹,只有抚仙湖却给了自己一份意外的收获。


2007年,我上初一。暑假的期末考班级倒数第五,被妈妈逼着去上了暑期辅导班。那年还没手机,mp3,只有一个广播随声听。李健在那年出了新专辑,里面有首歌叫抚仙湖谢勇强。于是每个中午骑着单车穿过大铺头的街头,会想着抚仙湖在哪,抚仙湖很美吗?生活确实是巧克力,十年后的自己就站在湖边。
去年,心理学家研究发现朋友许考完研来云南玩,便一同去了抚仙湖。同行的还有代和杨。那次是我第一次遇见抚仙湖,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湖水在蓝天下显得愈发湛蓝。就像我第一眼看见的西藏的天一般。


冬天的抚仙湖大明盐商,湖面上都是从西伯利亚飞来过冬的红嘴鸥。


我没去过大海,但这里满足了我对大海的所有期望。




做一天诗人

抚仙湖的游客很少,基本都是当地的渔民和不远处县城中的人。走在湖边,只有浪花声和无尽的湛蓝。它就是那片未被人知晓的“世外桃源”。我和许后来去了丽江,夜晚,丽江古城里的嘈杂让我难受不已。我们之后登上了古城的最高点,俯视下面,古城的喧哗竟让我想起了抚仙湖的宁静。我是一个向来喜欢安静的人,但最近几年,生活又让我不得不去改变了些。一直以来我觉得深爱的最后是恨。就像作家余华,他的小说给我们生活的希望,又给了我们绝望包益民。对于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深爱着它,我们又痛恨着它。


第二次麻将听牌高手,是和朋友骑车过去黎美娴近照,我们从昆明呈贡一路骑到湖边。三月的抚仙湖很温暖,但湖水却是冰凉的。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当地渔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能在湖边租所房子,过一段关掉手机,不理外世的生活。上中学时没有手机,日子也过得理所当然,大学至今,越发觉得自己被手机绑架。我们每天在手机上传递的信息远比我们与人实质性的交流要多太多。微信好友,微信群,QQ群,手机成了我们获取生活,工作的保障。没了它,我们就像失去了联络的失踪人。一直以来沙建微,我都很敬佩梭罗那样的人,他们可以真的舍下凡尘俗世,在瓦尔登湖过起内心的理想生活。至于现在,当然也有这样的人,比方说二冬,只身一人,独隐终南山。但更多的人是嘴上说着想过田园生活河铉雨,事实是过了一个月便又偷偷溜回城市。一个人又是多么难撇清我们与这个社会的关系。纽带间捆绑的是我们与其他人之间的感情。


是否羡慕孩子,在安静的湖边长大。愿他的心胸也能像这湖一般宽广。

这是第三次去拍的一张照片,也像极了我与一个女孩的命运。我们在茫茫人海里相遇,也在人海里走丢。湖边的我们讨论着今后,却不知今后又是这般薄情。
给昨日写下序曲
纵然模糊不已
早春飘远
麦谷落地
湖畔的少女
驻足
相拥相吻
生命释然
仰望凝视
你带来种子酒瓶
红土大地
湖水终于平静
明日过后
黄昏落下之时
我要脱下面具
坠向大海洗净一身
没有明天了
就把今日作为明天
我们在落日前道别
最后的余晖落下眼泪
我站在桥上看你
如同那些年的月光一般温柔
风吹走你的回忆
肝肠寸断再也没有
暴雨将至
还会有人为你撑起一片天
这是我们开始和结束时,我给她写的两首诗,只是讽刺的是,只有她不会看见。原来曾经那么亲近的两个人,也会像两滴雨水,坠入大海,消失无迹。




从当初那个骑着车想着抚仙湖的少年,到如今,整整过去了十年。十年里觉得自己还是渐渐在成熟。只是,缺点还是太多。人的一生应该是不断比较,然后自我完善的过程。今天的自己与昨天的自己的对比,这样的过程应该是无关他人的。正如杨绛先生所说:“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希望下一个十年,能实现自己的心愿:日薄西山,一家三口,牵着狗漫步湖边。
(文中的照片都是自己拍的陈正昊,但是调了很久水印就是去不掉,如果有喜欢的照片想要,可以私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