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康d90灵异故事:黄大仙讨封报恩-全球超自然灵异事件

灵异故事:黄大仙讨封报恩-全球超自然灵异事件


我母亲今年八十多岁了,身体硬朗,儿孙满堂,早已退休颐养天年了。我们姐弟几个还算有出息,老母平时在家就是侍弄侍弄花草,很是悠闲。每次回娘家,母亲很喜欢和我们拉家常,说一些以前农村的往事。老母每每说到我家现在的美好生活时,都会发出感慨:“你们要记得感谢黄大仙啊!”
母亲年轻时是个农村牙医,那时农村医疗十分不发达,略识一些字的母亲被大队选派到县医院进修学牙医。后来又通过自学,掌握不少牙医知识。母亲的医术渐渐地在方圆几十里都得到认可。母亲是个热心人,虽是牙医宗立成,可村民们有个头痛脑热的,她也会帮助配置一些消炎止痛的药或咳嗽药之类。甚至村民家里的鸡鸭鹅生病了,也会找我母亲买一些土霉素之类的药镰月铃乃。
八十年代初,人们生活条件十分地艰苦。父亲是个乡村教师,母亲是个牙医,比起一般的农户,生活上略好一些。那时每户人家都养了许多老母鸡,一般人家的鸡蛋都卖钱贴补家用了。而我家鸡蛋基本上给孩子补充营养了。可是有一段时间,家里老母鸡养了十几个,可鸡蛋却没收到几个花间曲,我母亲经常念叨说这些母鸡怎么都不下蛋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正好是梅雨季节,雨连续不断下了二十多天,我家的屋子还是老土墙茅草屋,地势较平坦,地基浸泡在水里。在一个狂风大作,雷电交加的夜晚,茅草屋东墙倒了,幸好没砸到人宇智波班。父亲在山外的学校教书,只有周末才回家。墙倒以后,母亲把我们姐弟几个挪到了西边屋里,我们都还小,不一会儿就忘记了恐惧,呼呼地又睡着了。
母亲心中着急,守着我们几个,没有入睡,害怕夜里会有野兽把我们叼走。到了后半夜,她的上下眼皮直打架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医生,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母亲顿时睡意全无,她拿起火柴点亮煤油灯,四处张望,却没看见人,以为是幻觉。
她准备上床再眯一会,又听到了那奇怪的声音:“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母亲于是再次点亮煤油灯,仔细寻找,在床头看见了一只嘴巴乌黑,毛发白色的黄鼠狼,嘴巴正一张一翕地动着。

母亲自小就听说过乌嘴巴,毛发变白的黄鼠狼是修炼成精的黄鼠狼。我母亲恭敬地问道:“是你在说话么?”黄鼠狼点了点头。“你的孩子生病了韩姨?”那只黄鼠狼眨巴着眼睛又深深地点了点头。“它在哪儿,你带我去吧!”黄鼠狼把母亲带到家门前的草垛旁,草垛边的一棵大树被大狂风刮倒了,压在草垛上。草垛下有个洞尼康d90,黄鼠狼钻进去,叼出一只小黄鼠狼崽,腿上鲜血直流。母亲明白了,黄鼠狼崽是被倒下的大树砸伤的。
母亲对黄鼠狼说道:“外面雨太大了,马笑舒我把你的孩子带回家给它治病。”然后她抱起小黄鼠狼崽就回家了,黄鼠狼紧跟其后。回到家,母亲打开医药箱,把黄鼠狼崽受伤的腿消了毒,给它敷上了消炎止血的云南白药,用纱布裹好,对黄鼠狼说:“包扎好了,还好伤的不重,是皮外伤,过几天就会好的。”然后捧起黄鼠狼崽,把它小心地送回了草垛,母亲还冒着大雨,把倒塌大树的枝桠拖下了草垛,以免再次压到草垛里的黄鼠狼。
做完这一切,她准备回屋休息了。可是黄鼠狼拦住了她的去路,两手合拢捧着一个鸡蛋。母亲这时才明白,自家的鸡窝鸡蛋原来是被黄鼠狼拿走喂养它的孩子了。黄鼠狼后腿立起来了,对母亲拜了拜,问道:“你看我像仙不?你看我像仙不?”
母亲大惊,想起老人们说过的黄大仙讨封事件,说极个别的黄鼠狼讨封后幻化成人形作恶,大多数黄鼠狼讨封是与人为善的。母亲想了想,这只黄鼠狼在我家草垛修行,只是出于母爱拿了几个鸡蛋喂养自己的孩子,对自己和家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危害的事情,应该不会作恶的农门医香,于是说道:“像晓星孤屿,像极了。”黄鼠狼对着我母亲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说:“你是个好女人,你一定会有好报的。”说完,钻到草垛里去了。
第二天天放晴了,母亲托人带信让父亲回来修葺房子。父亲回来后,和母亲一起在原地基上挖土,准备重新把倒塌的墙修好。挖着挖着,父亲突然喊了起来:“快看,这儿有一个坛子。”我们都围了上去,大家齐心协力把坛子挖了出来。
父亲把坛子擦干净后,拆开了坛口的封印阿里代伊,看见了满满一坛的圆形方孔的崇祯年间的铜钱。父亲是个历史老师,知道这些古钱币很值钱。后来,父亲卖了一部分铜钱,自己又添了一部分钱,重新建起了明亮的砖墙瓦屋石真语,那可是我们村第一个建砖墙的人家。
当时母亲和我们说了她遇见黄鼠狼讨封的事,我们都表示不相信。趁着母亲不在的时候,我们姐弟几个跑到草垛掏黄鼠狼钻的洞,没掏出黄鼠狼,倒是掏出了黄鼠狼没吃完的十几个鸡蛋。
从那以后,母亲更是尽心尽力地为老百姓治病,她高超的医术获得了村民们的一致好评。我们姐弟也都顺利的考上了大学篡明,分配到了一份好工作。尤其是我父亲的多年的内风湿性关节炎蔡研,竟然不治而愈了,连医生都说是个奇迹。
每次陪母亲唠嗑时说到我们家美满的生活时,母亲总是感叹说这一切都是黄大仙给予的单车新人王。我们总是笑着说这一切都是她的臆想,真正让她过上了幸福美满生活的是她不懈的努力和那善良的热心肠,至于那一坛铜钱,纯属巧合而已。每到这时,母亲便不再分辨,只是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