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明与春娇2粤语林彪指挥的四平攻坚战:万岁军与远征军的殊死拚杀-谢公子说事

林彪指挥的四平攻坚战:万岁军与远征军的殊死拚杀-谢公子说事
1947年6月14日晚20时,东北民主联军总攻四平街的战斗打响。攻城总指挥第1纵队司令员李天佑一声令下,近百门火炮突然一齐怒吼,大地上顿时响声如雷,密密麻麻的炮弹如冰雹般砸向了四平城。只见四平街内山摇地动,火光冲天,满城瞬间化为一片烟云火海,城墙上也被打出了一块块缺口。在阵地前沿准备进攻的民主联军官兵们看到如此壮观情景,都不自觉地堵耳张口,内心震撼。

这次四平攻城之战,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集中了第1纵队全部、邓华纵队(即由西满军区独立1、2、3师组成的西满纵队,邓华兼任司令员,陶铸兼任政委,也称辽吉纵队)全部、第6纵队17师请假神器,并配属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部5个直属炮兵营,共7个师8万余兵力组成攻城集团裴素恩,由第1纵队司令员李天佑统一指挥攻城行动。林彪则亲自指挥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第3纵队、第4纵队(欠11师)、第6纵队(欠17师),独立1、2、3、4师,东满独立师、骑兵1师、骑兵2师共17个师的兵力,机动部署于四平以南和东南地区的沈吉线、中长路附近,以阻击沈阳北援四平及长春南援四平之敌。
在攻城火力上,林彪可以说拿出了血本,将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部直属4个基干炮兵团的近一半兵力搬到了四平,前所未有地集中了96门火炮攻打敌军一个目标。这些火炮大部分是日式山炮、野炮,一小部分是缴获的美式榴弹炮,还有12门高射炮,都是在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员朱瑞领导下费尽千辛万苦积攒起来的。林彪抗战期间曾在苏联养过伤,是见识过苏联红军“大炮兵”威力的。林彪坚信,当密集而猛烈的炮火扑天盖地飞来时,任何军队的意志都会被其强烈震撼。

如此猛烈的炮火也深深震动了国民党军四平守将陈明仁。他甚至走上城墙观看,只见天空被眩目的火光映红,城区内外炸点遍地此起彼伏,比节日里的烟花还要精彩。陈明仁感慨地说:“我打了20多年的仗,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猛烈的炮火。林彪的身子骨硬了!”不过,陈明仁仔细观察了炮火的弹道,发现呈大面积散布状,并没有集中一点进行火力突破。他判断,东北民主联军还不大善于组织步炮协同,这在很大程度上消减了攻城炮火的威力。在进行了查问后,发现城内除部分房屋起火、一些通信线路被炸断外,主要防御工事并未遭到多大破坏。因此,陈明仁反倒更加坚定了守下去的决心。
攻城的炮火准备足足进行了17分钟,然后开始向前延伸。这时前方指挥所发出了统一的突击信号,各方向攻击部队立即集中轻重火器猛烈开火,对守城之敌进行压制。与此同时,第1纵队1、2师,邓华纵队、第1纵队3师的步兵发起冲击,从西南、西北和东南三个方向直插四平市区。
众所周知,李天佑指挥的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就是未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大名鼎鼎的“万岁军”,战绩不用多说。而陈明仁的守城基干部队第71军在抗战中打过很多硬仗,并在中国远征军序列中参加过滇西反攻,痛击日寇,也是一支久经战阵的劲旅。如今两强相遇,究竟鹿死谁手?
在林彪的极力灌输督促下,东北民主联军上下学习和研究战术蔚然成风,经过不断地总结、实践、再总结,已形成了一套基本的战术原则,即广大军迷耳熟能详的“一点两面”、“三三制”、“四快一慢”、“四组一队”等。在向敌冲锋的时候,民主联军的突击部队通常成“三三制”结构,就是每个步兵班编成三个战斗小组,每组三、四个人,列成三角队形冲锋。各班组成散兵线形,互相配合,交替跃进,寻敌缝隙,前仆后继。然而安德烈金,四平国民党军的火力点并未受到民主联军先前炮火准备的较大损害,仍然猛烈发射,在阵地前沿织成了绵密的火网陷阱。民主联军的先头突击部队当即受到很大伤亡,纷纷倒在了冲击道路上的水沟、外壕、铁丝网前。后续部队立即组织机枪、平射炮和60炮打敌人的火力点志明与春娇2粤语,有死角的地方就派爆破手上去爆破,继续发起冲击。在冲天火光和不断的爆炸声中,突击部队不顾伤亡奋勇前进,顽强爆破敌暗堡突破外壕。在靠近城缘的的冲击路线上,星罗散布着许多中弹倒下的官兵躯体。

在第1纵队2师的攻击方向上,因已提前扫除了新立屯附近的小红窑堡垒等敌军据点,突击部队进展很快,于20时45分便突破守敌防线,在四平街西南角打开了一个口子。附近的国民党军急了,拼命冲上来想堵塞缺口,与2师突击部队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格斗。经过一番残酷厮杀,2师先头4团消灭了突破口附近的敌人夺妻饕餮,继续迅猛插向城区。在2师左翼,1师由于前期组织战斗不力,未按计划清除海丰屯外围的敌军据点,事后却没有向纵队报告,致使上级也不知道情况,未能检查出战斗隐患。结果当攻击发起后,1师先头1团遭到据守在红房子、大红窑堡垒等据点中的敌人顽抗,未能越过外壕,伤亡严重,进展迟缓。2师部队突入城内后,跟着炮火前进,炮弹落在哪里,他们就冲向哪里,紧追着炮弹向纵深突击。国民党军则利用街头堡垒和路边房屋进行拼死抵抗,与民主联军展开了逐街逐屋的争夺。后来敌人发现只有新立屯方向有民主联军冲进城来,又因城内街道狭窄而展不开队伍,攻击锋芒已形钝锉,遂组织兵力发起了凶猛反击。2师突击部队与敌迎头相撞,双方进行了反复的拉锯战。
1师代理师长江拥辉下了死命令,督促先头团经过多次突击,终于在6月15日凌晨2时从海丰屯方向突破城缘,尔后经过内外夹击消灭了红房子、大红窑堡垒据点中的敌人,扩大了突破口。1师后续部队得以源源跟进,与2师并肩向城西敌核心守备区发展进攻。在四平西北方向进攻的邓华纵队同样由于前期准备不足,未能消灭主要突破方向外围的敌军据点,导致久攻不下,滞留于城区外围。在城东南进攻的第1纵队3师因缺乏炮火支援,亦未能达成突破,甚至也没能吸引守军兵力。这样,陈明仁就得以从城西、核心区和东区抽调兵力到城西南,集中封堵第1纵队的突破口。
经过一夜激战,第1纵队1、2师突击部队已在城内站稳了脚,但控制的面积不大。为了防范天亮后敌人继续实施更大规模的反击,突击部队以攻守兼备为原则,继续扩大突破口,同时控制要点,巩固已占地域。果然,天亮后在陈明仁的死命令下,敌88师师长彭锷组织兵力向1、2师发起了连续的猛烈反扑,同时集中炮火封锁突破口,竭力隔断城内外民主联军的联系,企图将突入城内的民主联军挤出去。沈阳、长春之敌也分批出动了几十架次飞机,对四平周围的民主联军阵地轮流进行轰炸扫射。城外的民主联军炮兵虽然尽力压制城内守敌,可炮弹都是从后方运来,路途遥远,转运困难,供应不足,越打越少坂上台风,不得不大大降低了炮火强度。而四平守敌的火炮虽少,但战前储备了大量弹药,又有飞机空投接济,炮弹充足,不但未被压制,反而越打越起劲,对攻城部队造成了很大威胁。这样,突入城内的1、2师部队便陷入了苦战。

国民党军在陈明仁的严令和督战队的逼迫下,一波一波向城西南突破口发起反冲击,同时向第1纵队进占地域发射了大量燃烧弹。1、2师部队在浓烟烈火中坚决抗击敌人,打得极为英勇壮烈。只见突破地域的大街小巷里布满了沙袋垒成的街堡,楼台窗口中到处是喷射的火舌……双方逐街逐屋地进行争夺,刺刀拼得嘁哩喀嚓,手榴弹冰雹样乱飞,喊杀声与惨叫声震天动地,鲜血流满了街道……
激战到15日黄昏,第1纵队1、2师的第一梯队突击团已经伤亡过半,失去了继续突击的能力。李天佑命令两个师的第二梯队团于15日夜进入战斗,利用黑夜加快向纵深发展,不间断地攻击敌人。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残酷激烈。1、2师第二梯队团加入攻击后,经过短兵相接的艰苦战斗打垮了反扑之敌,又继续向纵深发展。由于城内街道狭窄,突击部队展不开,不得不采取密集队形沿街推进。而攻击道路的两侧遍布着红砖建筑的楼房,每栋楼都是国民党军队的火力点,周围的射界已全部打通,熊熊火光和照明弹映得大街上亮如白昼,但见到处都喷射着机枪和自动火器的死亡火焰。民主联军突击部队往往暴露于敌人的扑天弹雨下,一批批倒在楼前的街道上,死伤惨重。由于后方炮火的压制力不足,不能有效进行清障,突击部队只好派出爆破组沿街爆破包江浩。因守敌火力猛烈,而楼房又极为坚固,爆破组伤亡巨大,几乎每一栋楼都要经过多次反复爆破。即便爆破成功,冲进楼去的突击部队又和反扑的敌军打成了交手战,一轮轮的刀劈枪刺,逐楼逐层的追逐厮杀,到处是打断骨头的噼叭声,到处是惨叫哀嚎声,整座楼很快就成为了尸楼血楼……
四平守敌拼得如此疯狂,大出李天佑等攻城将领之意料。眼下最重要的是巩固突破口,打退敌人的反冲击。1师代师长江拥辉、2师师长贺东生都不顾危险地上了前沿去指挥战斗。由于激战昼夜持续,第一、第二梯队伤亡太大,李天佑又命令动用第三梯队加入战斗,以保持持续攻击发展的能力。第1纵队指战员以有我无敌的精神与敌血战林竞业,将敌军的反冲击一一打垮,并逐步扩大了占领面积。国民党军也伤亡惨重,88师师长彭锷亲自指挥两个营的兵力上来反击,最后伤亡殆尽,彭锷被打伤,手下两个营长全都战死。到了16日白天,由于邓华纵队独1师在四平西北外围突破了二麦路防线,88师难以再抽兵南援,国民党军对第1纵队的反击力度才有所减弱,但仍加强了炮火封锁和飞机轰炸快兰吧。第1纵队的两个师伤亡巨大,在敌人的炮火威胁下白天难以大规模行动,不得不转攻为守,重点防避敌人的空地火力攻击,积蓄力量准备于夜间作战。
6月17日凌晨,李天佑向在前方总部的林彪、罗荣桓报告了头3天的作战情况:
“我们于13日开始肃清主攻方向之敌外围据点,14日黄昏在强大优势步兵下实行突破。经三昼夜巷战与打垮敌人反冲锋,我1、2师各付出1500人以上之伤亡易图网,但进占地区仍是狭小,俘虏不足千人。基本教训如下:……”

李天佑在报告中明确写出了四平攻坚战斗的残酷激烈程度。他忧虑因东北夏季夜晚时间太短(仅有8个小时),部队集结后进攻不了几个波次天就亮了,因之发展程度不大。而白天敌人的空地火力非常猛烈,城内突击部队所占地域狭六车拳西小,难以活动,遭受伤亡之大还要超过晚上作战。加上敌人施以火攻,我军打到哪里火就烧到哪里,造成了极大困难。如此恶性循环,导致攻击部队伤亡越来越大,却迟迟难以进展。
林彪、罗荣桓接到李天佑的报告后进行了认真研究,为扩大突破地区加速向纵深发展,决定改变部署。他们电告李天佑:“凡我攻击兵力较少或多之处,须特别注意近迫作业周戈楠,逐步逼近敌人。”同时命令邓华纵队调一个师支援第1纵队向纵深突破,总预备队第6纵队17师全部投入纵深战斗。
第6纵队17师的战斗风格独特,部队老底子中有不少是山东煤矿工人出身,精于爆破技术,经过传帮带后发展到全师多数人员都能熟练运用爆破手段与敌作战。而且17师上下对钻研战术颇有心得,已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打法。在东北解放战争中,17师越战越精,逐渐打出了擅长攻坚的名气。林彪很欣赏17师,喜欢将该部单独调出来打攻坚。这支“攻坚猛虎”加入四平攻城战斗后,蔡轩正局势会发生改观吗?李天佑PK陈明仁,万岁军大战远征军,最后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