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向前冲主持人柳永:北宋方文山,专业圈迷妹-淘历史

柳永:北宋方文山,专业圈迷妹-淘历史

作者|淘历史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柳永本是高干子弟,为了考科举,去了国际大都市汴梁变身武娘,每天连泡吧都不忘坚持写作。他的词以李宇春的速度红遍华语圈,说他是北宋版方文山,那是大大抬举了后者。《青花瓷》《东风破》很红是没错,但若跟柳永的词相比就不值一提了,要知道连宋仁宗都是“柳词迷”啊。

那时,最无聊的歌曲评选项目莫过于最佳作词奖了小郑多彬,因为有了柳永谁参加都是炮灰。但我们知道,命运最大的兴趣就是搞恶作剧,于是柳永没有金奖、没有银奖、没有铜奖,他落榜了安菲特里忒,本来准备好的庆功party,成了他的发泄晚宴。他搂着一帮辣妹连喝三瓶XO,酒后填词,写下《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典型的愤青语言。
这词被谱了曲血岸情仇,第二天就打入MTV流行音乐榜首位,据说,还被改编成26种语言在全球传唱。而柳永也接受了自己从预备状元跌到补习生的残酷现实,重整旗鼓,再战考场。这次他运气不错,一路冲过海选、复试、淘汰赛,最后闯入终极PK,由仁宗亲自担任评审。不过滴血战刀,命运总是很慷慨,最爱免费给大家赠送意外——仁宗正好趁此机会宣泄当初听了《鹤冲天》后对偶像的满腔不爽,批示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途受挫快乐向前冲主持人,每个人都会发明一种方式来面对。李白耍狂妄,高唱“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陆游摆爱国范儿,QQ签名一直是“位卑未敢忘忧国”;柳永也够性格郑强辉,当官不成,遂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从此改名叫“奉旨填词柳三变”常一娇。

从此,柳永一头扎进风月场天魔神决,并在脂粉堆里玩出了境界、玩出了风格,“所到之处,妓者爱其有词名乳山热线招聘,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声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给之”左威威。陈咏开
知道妓女们为什么奉柳永为天王巨星吗?
他太有才,《雨霖铃》就是一场话剧,“无语凝噎”至今与“泪流满面”一样鹰刀传说,因表达情绪之精准成为网络热词;他太情圣,在宋代狎妓要低调,这是大家都懂的游戏规则,可柳永却把100%纯度的爱情送给她们当礼物,他们在真心以对中获得存在感;他够忧郁巨齿蛉,据说如果世间情仇别绪有一斤日冕圣斗士,他一人就用掉了八两;他真性情,如他的《定风波》:“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虽肉麻至死,可这就是传说中的低碳爱情,柳永的美好就在于他的不装。

柳永死时,处境凄凉,民政部门假装不知道,是妓女们捐款为他搞了葬礼。之后每年清明,万千妓女去他的墓地缅怀,盛况不亚于MJ纪念会——“只见一片缟素,满城妓家,无一人不到,哀声震地”。后世若干知名浪子,又有何人能在生前身后拥有如此盛大的尊重?
有趣,有料,有深度